5wqwv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蛟龍決討論-第一百七十章用嘴也能打老虎推薦-4f8gt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乔八瞪眼道:“既然这样,你下去试试,如果老虎真不理你,我才信你分解得对呢!否则,就是放臭屁!”
知道多笑道:“你乔大嘴巴信不信又能怎地?你就当我是放臭屁好了!我可犯不着跑到老虎嘴边去试!呵呵,不过,你以前鼓捣你的棒子,天天自比武松,今天来了真虎,有了试身手的机会,你怎么倒跑到树顶上去了?呵呵”
乔八叫道:“知了猴,你懂什么呀?当年武松赤手空拳对付的可是一只虎,你瞪着你的小老鼠眼瞅瞅我下面,那可是四只!你让我怎么打?要不你下来引走三只,剩下的一只,我立马下去,不出三拳两脚我就能把它打死!呵呵”
二人相识多年,只是喜欢斗口玩,知道多哪里敢真去引老虎?虽然知道他是强词夺理,但也不好反驳,亦笑道:“我确实不敢去引,这一遭就算你赢了!呵呵,成全你做一个嘴上的打虎英雄吧!呵呵”
乔八也是得意,明知道知道多不敢,更是有理,嘴上硬道:“什么嘴上打虎?你知道多敢引走几只,我乔八就敢立刻下去打给你看看!你胆小如鼠,那我就没办法了!哈哈”
溫 瑞安 小說
他刚刚说罢,就听见不远处有人粗着嗓子说话
“喂!你真得能打虎吗?你说得可是真的?不是吹牛吧?”
乔八低头一看,只见那个与自己对棍的黑胖小子正站在不远处,手指着自己。
惑爱 一笑了之
乔八还没回答,知道多却乐了,冲着二猛坏笑道:“他说得是真得!千真万确!他天天说自己可以和武松一样打虎呢!”
二猛听得眉开眼笑,拍手笑道:“好啊!好啊!武松打虎的大戏好看!给我叔叔过寿时候,我曾看过,可好看了!你下来,快演给我看看!”
至尊女帝
乔八心虽虚,嘴上却不虚,哼声道:“你个傻小子懂得什么?你乔八爷,虽能打虎,但也不能一下打死四只吧!你看过武松打虎,也就是打一只呀!想看戏你还是回家看去吧!”
二猛一心想看戏,笑道:“这个不难呀!我给你引走几只,剩下一只给你不就行了?嘿嘿”
说罢,冲着几只虎一声叫,抬手中铁棍对着旁边大树处一指,那几只虎就如听懂了他说话一样,轻吼一声,大摇大摆地走过去,将大树围住。
知道多看见乔八树下,果然就剩下了一只最雄壮的巨虎,那只虎见其余几只离开,立时心情烦躁起来,冲着树上的乔八,连声怒吼,不住地盘旋。
他不禁大笑失声,料定乔八必然不敢下去,一心想看他窘态,故意道:“乔大嘴巴,赛武松,现在下面就一只虎了,你可以下去施展打虎本领了!呵呵,别客气,我在上面给你呐喊助威!真武松还没有这待遇呢!呵呵”
乔八看看脚下的大虎,抬头瞅瞅笑弯了腰的知道多,再瞟一眼一脸期待瞅着自己的黑胖小子,一时尴尬万分。
只得又道:“你这个傻小子懂什么?武松打虎起初也不是赤手空拳呀!他手里还有一条稍棒呢!可是你看看我,两手空空,啥都没有啊?”
二猛听了,笑道:“也对!这也好办!你等着我给你拿去!”
说罢,转身一溜小跑,去将乔八的齐眉棍捡起来,转身又一溜烟回来,来到树下,把齐眉棍高高举起,只递到乔八脚下。
乔八无奈只得弯腰抓过,却依然迟迟不愿下去。
知道多在高处瞅着他那个愁眉苦脸的样子,二人相识几十年,乔八都是一条敢说敢做,无所畏惧的汉子,哪里见过他这样踟蹰,扭捏的?
只把知道多笑得前仰后合,一只手指着他说不出话来,树叶“哗啦啦”纷纷抖落。
二猛却不知,一再催促,乔八实在没奈何,咬牙就要往下滑。
大树处,姬飞雪低声喝道:“乔八!不可胡闹!大敌当前,争这些无名之誉做什么!”
乔八借机赶紧停住,兀自抱住树干喘息。
二猛见他好不容易下来,却又停住,不由得急道:“你棍也有了,怎么还不下来呀?快点,我还等着看呢!”
知道多尖利的笑声又直直灌入乔八的耳中,气得他抬头狠狠瞪了一眼,突然急中生智。
又低头望着二猛道:“催什么催?你个傻子懂个屁呀?武松有稍棒就行了吗?人家武松是吃了牛肉才打得虎!可是我还没吃呢!你叫我怎么演啊?哪里有力气演啊?对不对?”
二猛恍然大悟,拍着脑袋笑道:“对呀!武松确实是吃了牛肉才能打虎的!嘿嘿,我怎么忘了呢?”
说罢,把手中大铁棍往地上一戳,道:“你等着,我给你拿牛肉去!”
六 哥
正要跑,乔八急忙叫道:“三碗不过岗,还有酒,十八碗酒!可别忘了,一块儿给我拿来!”
二猛听见,立即停住,转身气呼呼地回来,拽过自己的大铁棍,就走。
嘴里嘟嘟囔囔地骂道:“还要牛肉,还要酒呢!酒都让太白鹤那个酒鬼喝光了,我和叔叔都喝不上了!上哪里给你弄去?……没有学问,又不会唱戏,就知道打架!看我不打死你……”
冕途 红绯鱼
乔八这才释然,急忙又重新爬到树梢处。
只听头上知道多又尖声笑道:“这个办法好!所谓急中生智,没想到大嘴八也会用智了!
万界封神 rigk
呵呵,虎多时,怨虎多,老虎就一只了,又说没有稍棒,稍棒也有了,又说没有酒肉。
如果酒肉也有了,估计又该让那个黑小子给你弄一套戏班子里的锣鼓家什来了!
呵呵,反正就是一个不下去!终于把那个傻小子气跑了!
真高!比我知道多还高!高多了!呵呵呵呵”
乔八只顾喘息,也不理他。
他们二人久经战阵,早已看淡生死,危局之中,并不耽误嬉笑斗口,相互打趣。
只是这样一来,却苦了肃羽与陆蕴儿。
二人本指望他们三人可以救出太白鹤,自己也就自然摆脱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谁知黄海山竟然放出虎来,老虎一出,陆蕴儿知道依姬飞雪三人的武力绝难对付。
可是此时她自己深陷重围,一百多人对他们俩个一窝蜂厮杀,他们二人挣扎已久,体力早已透支,此中情况之下,有效防御已经是勉为其难。
陆蕴儿早已满头大汗,嘘嘘带喘,哪里还可以腾出空来,运用丹田之气发出几声闷雷般吼叫,招呼几只大虎呢?
因此,只能眼睁睁看着姬飞雪,知道多和乔八跑到树上躲避老虎,而毫无办法。
黄海山看见姬飞雪三个人被老虎逼住,而陆蕴儿与肃羽在自己手下弟子强攻之下,已经疲惫不堪,随时有被乱刃诛之之忧,心中大喜。
把手中大槊直接放在了囚车的木架上,右手捋着胡须,大笑道:“太白鹤,他们为了你的性命,到现在都是招架,真得是一招没还!没想到,你这个酒鬼竟然有一个没入门的好弟子!呵呵”
太白鹤也看得心急如焚,听黄海山这样说,也装作笑道:“师叔啊!这个是我的好弟子,而你是我的师叔,这样一来,他们不也就是你的徒孙吗?你老人家不如高抬贵手放过他们两个娃儿,师叔,我一定会跟着你走的,你的好酒没喝完之前,你就是撵我,我还不愿意走呢!呵呵”
黄海山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冷然道:“这两个小鬼,老是和我捣乱,我不趁此良机将他们除掉,还会上你当去放了他们?真是笑话!”
太白鹤眼见远处的包围圈越来越小,而肃羽与陆蕴儿的呼喝之声也渐渐转弱,他心如刀割一般,对着黄海山苦苦哀求。
黄海山巍然而立,面沉如水,心中毫无触动。
就在此时,突得有惊呼声传来,他忙弯腰去抓放在木架上的大槊。
他双手刚刚抓到大槊,身后,“噗噜噜”若惊鸿飞舞,早有一波紫色的长绫,裹挟着扑鼻沁人的芬芳气息,起伏而来,将他手腕迅速缠绕住。
紧接着长绫被扯起,仓促之下,黄海山来不及反应,脚下发轻,他庞大的身躯竟随着紫色的长绫被高高拽起。
黄海山不愿被那股阴柔之力控制,但双手被长绫缠绕一时又撕扯不开。
只能双臂用力向怀里猛拽,驱虎山神力可扛鼎,这一拽力道自然惊人,拉扯他的长绫之力顿时松懈了不少,黄海山借机一个翻滚,从半空落下。
他双脚落地,这才抬头望去,只见对面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几十个衣着鲜亮,姿态婀娜的娇艳女子。
血莲之今生 逐月
她们一个个背后背剑,手持二丈五色长绫,秀裙簇簇,随风乱舞,一阵阵扬起十里香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