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二百七十三章 早就想這麼做了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经过共同完成一餐饭的情谊,唐元成功的攻入了姨奶奶的阵营,喜得老太太直夸,“糖糖真是个有天赋的孩子,很多东西我就教他一遍,他就能自己领悟……”。
餐桌上,只有许多多是专注的吃着美食,听着姨奶奶对唐元的各种花式赞美,以及来自唐家人的各种根本不是谦虚的谦虚……
唐奶奶,“呵呵!哪有哪有,我吃着还行”。
唐爷爷,“我孙子随我,就是脑瓜子好,动手能力强”。
唐磊,“看来以后我们家可以少请一个厨师了”。
扣人心弦的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笔趣-第二百七十三章 早就想這麼做了讀書
杨云,“有生之年,居然可以吃到儿砸亲手做的饭,这个儿子没白生,唔!真好吃”。
……
时不时夹杂着大家的一些讨论,当然其中最多的话题还是围绕着唐元和许多多这一对小情侣,长辈们在一起,基本就是从两个人的出生,到一天天的长大,什么好事坏事都能拿出来讨论。
“哎呦!我还记得当时多多刚长牙的时候,每天那个磨牙棒呀!就不喜欢咬,老想去啃糖糖的手脖子,有一次被发现了,还在那傻呵呵的看着人就知道乐呵!糖糖就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多多,也不躲,看到多多乐了,还跟着乐,这孩子从小就是别人逗他,他都不给笑脸的,没想到这一眨眼,两个还真在一起了”,许奶奶说到高兴处,一向温文尔雅的老太太还手舞足蹈的比划起来,所有人也都跟着一起发笑。
“……”
愉快的一餐结束后,又送完各位长辈们离开,唐元和许多多独自走在最后,两家人默契的将空间留给了两个年轻人,就连一向老古板的许爷爷都开口,“嗯!多多你今天和唐元一起也聚一下,别老跟着我们这些人”。
许嘉难以相信的看看老爸,“爸,这都到家门口了”,然后又看向许多多,再对上唐元一双拜托拜托的眼神。
阮情一把拉着许嘉就往家里走,“好了好了,叫什么爸!人家小两口这么久也没什么机会单独一起聚聚了”,对于这个情商低又女儿奴的老公,阮情也是觉得没谁了,也就亏得当年她主动出击,不然以许嘉的情商,靠他主动,多多估计现在都还没机会出生呢?
今天谁都看出来唐元是想和多多单独相处了,老逮着机会往多多身边凑,但是明显多多态度就是有些不对劲啊!不过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让年轻人去解决的好。
超棒的都市小说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txt-第二百七十三章 早就想這麼做了
远远的还能听到许奶奶说许嘉的声音,“当年阮情这个年纪的时候,都已经是肚子里有了多多了,你倒现在不放心了,当年怎么就那么着急把阮情给娶回来…….”,反正对于许奶奶来说,只要唐元对多多的感情没问题,两个孩子之间没问题,自由发展也是挺好的。
再说多多现在这个职业,也就好不容易才有这么几天假期,不抓紧点时间,下一次见面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所以还是给年轻人留点空间相处……
唐元和许多多就这样含笑目送着长辈们走远,然后再也看不到之后,“多多,我有话想跟你说”,唐元转身看着身边的许多多。
人氣都市小说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二百七十三章 早就想這麼做了相伴
许多多当然看出来唐元有话要说,这家伙都这样看着自己欲言又止可是好几天了,“哦,说罢!”。
毕竟他们之间隔了三年时间,唐元其实内心还是有些忐忑,倒不是担心多多会中途变心,他还是对彼此有这个信任的。
只是时间若是良药,能考验一段感情,但是若是苦药,也可能会磨灭或者淡化一段感情,其实无论是什么,本都不是唐元所希望的。
眼前,他和多多之间,横亘了三年的时间和空间,期间对方所经历的一切,彼此一无所知。那么这些可能会成为他们之间变数的事情,自然就是眼前要着急解决的问题,沟通就是必然的。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二百七十三章 早就想這麼做了讀書
伸手扯住多多一只袖子,唐元眸光略带黯然,语气委屈,“你最近怎么都不太想理我”。
“啧!还以为你要继续憋着呢?”,许多多停住脚步,看向扯住自己袖子的那只手,夜色中一双眼眸深处情绪翻涌,却又被她极力压制,而后又恢复之前的平淡,“你不是很聪明吗?这些天就没有猜到些什么?”。
唐元当然想过,最近无时无刻不在想,只是几年中他都没有参与多多的生活,不仅他会变会长大,多多也在长大,这次见到的多多情绪也内敛有了很多,也不像小时候那般什么都浮于表面。他再自恃聪明,也根本无法再那么容易摸透多多的想法。
不过还是顺着多多的问话,认真的回答着所有可能的猜测,“是不是发现我不好好吃饭,更不该没好好锻炼,不该让自己陷入危险,不该……”。
难得看到唐元这幅傻傻的较真的模样,许多多忍不住的被逗笑,“你没说最重要的一点”。
看到许多多终于在自己面前笑了,唐元也跟着放松了些之前的紧张,只是认真回忆,却还是没有想到多多指的可能是什么,于是目露疑惑看着多多问,“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多餘不是多-第二百七十三章 早就想這麼做了推薦
“不该越长越好看”,许多多看着唐元好看的眼睛笑着回答道,杏眼都完成了月牙,然后又佯装着对唐元凶巴巴的道,“至于前面那些罪,以后我会慢慢跟你算的,今天先来算算最重要的那一笔!”,只是语气奶凶奶凶的,丝毫没有之前的凛然和杀气,反而倒像是冲着唐元撒娇。
晚上,丰都名苑公寓内
“在A国那场会议上,第一眼看到你,就想这么做了”,许多多近乎似啃咬似得覆上唐元的薄唇,像是品味着什么美味的果冻一般。
唐元却丝毫都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反而更加将自己的身体送上去,直到和多多的身体贴的密不透风,比起多多还有分寸的啃咬,甚至力道更加凶猛回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