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o94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阿芩-第三百九十五章 阿晚推薦-ovqz5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小說推薦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皇妃在娱乐圈当顶流
既如此,她便离苏晚晚远远的,所以才注意到了季陈景。
季陈景生的好,在娱乐圈帅哥遍地走的地方,也能让人一眼就注意到他。而且他是带资进组的,单看他平时的吃穿用度,就能想到他身后的人资本一定不小,又或者,他就是资本本身。
1592
于是她便对他生了心思。
可是这几天的观察下来,她却发现季陈景的视线总是放在苏晚晚的身上,看向苏晚晚的时候,他的眼中的兴趣浓厚,这让她十分的不快。
为什么不管她做什么前面总是有苏晚晚在给她挡道?
想到这,她愤恨的瞪了一眼苏晚晚,却被收回视线的季陈景捕捉到。
看到这一幕,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味,似乎找到了和聪明的猎物玩游戏的方法。
今天的戏份不重,苏晚晚最后一场戏结束,也不过六点多的时间,她卸了妆换好了衣服,便让陈叔把她送去了医院。
今天也是医生给苏昭的再一次会诊,秦铮景深此时也在医院,站在病房外面等候。
景深自从苏昭住院以来,便经常来医院看他,给他将苏晚晚平时的生活,但是这些苏晚晚都不知道,景深也没想过要告诉她。
很快,医生检查完,得到的结果还是一样,秦铮和景深说不上失望,但心里总归还是有些难过。
医生走后,他们就走进了病房,看着床上躺着的人。
苏昭瘦了很多,皮肤也比上次苏晚晚来时要白了很多,秦铮走到他面前,静静的看着他,却突然瞳孔一震,拿起了苏昭的手。
他刚刚……看见苏昭的手动了一下。
景深看见他的动作,连忙走上前,摁下了墙上了铃。
紧接着,他们就看见苏昭的手指又动了一下,然后他的眼睛眨了两下,才缓缓睁开。
见到这一幕,景深和秦铮都有些激动,但二人都不是情绪外露之人,看着也只是比平常高兴一些。
很快,刚刚那些医生就又着急的走了进来,在看见苏昭醒来之后,都没等秦铮说些什么,就开始给他做检查。
我欲逍遥 圆梦华夏
胭脂春秋 南茶
检查完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医生和秦铮说了一声他已经没有大碍,只是睡了太久身体有些虚弱以外,便离开了病房。
傲娇总裁绝色妻
而苏昭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他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
秦铮看见这一幕,连忙给他倒了一杯温水。
喝完,苏昭才勉强哑着嗓子,说出了醒来以后的第一句话。
“苏晚晚在哪儿?”
闻言,房间里的两人愣了一下,秦铮的视线看向景深,而景深此时看着苏昭,不知道在想什么。
“晚晚在工作,如果你要见他,我可以给她打电话。”
“那麻烦你了。”苏昭点头示意谢谢,然后撑着身子让周姨把他扶着坐了起来。
秦铮看着自己这个手底下最优秀的兵,心中有一丝奇怪的感觉滑过。
总感觉苏昭醒来以后,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
景深则在刚刚苏昭点完头之后,便出去了给苏晚晚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景深听着那边传来的汽车的声音,心中有些诧异。
“宝宝,你在哪儿?”
“我在医院。”苏晚晚从车上走了下来,关上了车门,“我今天下戏早,正好过来看一下大哥。”
说起苏昭,景深的表情严肃了一下,“晚晚,我也在医院,苏昭他……”
话还没说完,却被那边急匆匆的打断。
“我大哥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我马上就到。”
景深刚想解释一下,却发现电话已经被挂断,再打过去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人接听。
苏晚晚在听到景深的话,脑海中那些隐秘的担忧的想法便瞬间涌了出来,她甚至不敢听景深说完,生怕听到什么让自己无法接受的话。
她挂断电话后,便跑着去了病房。
景深回到病房以后,脸上依旧挂着担忧的神色,苏昭看见,心中也跟着一紧。
“怎么了?可是她出事了?”
听见苏昭说话的方式,景深心中的猜测又确定了几分。
他摇摇头,开口说道:“我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已经在停车场了,我话只说了一半,她没听完,担心你出事,就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闻言,苏昭刚刚担忧的心又放了回去,嘴角荡起一抹笑容,如翩翩公子,举世无双。
“还是那么毛躁。”
他的语气宠溺,像是两人已经认识很久一般,秦铮看见苏昭这副样子,心中更加的奇怪。
帝女风华
据说少爷暗恋你 掌珠颖儿
突然想到之前苏晚晚说的话,他好像想明白了什么,眼中全是不可置信。
没几分钟,病房的门就被推开,苏晚晚跑的急,脸颊已经染上一抹红晕,她大口喘着气,却在看到苏昭坐在病床上冲她笑的样子,晃了下神。
她看着眼前这一幕,苏昭熟悉的笑容重新出现在眼前,仿佛她的阿兄回来了,她僵硬着表情转头看向景深,就见景深对她点了点头。
见状,苏晚晚的眼眶红了一下,她深吸了一口气,才转过头看向苏昭。
“你……你醒了?”
苏昭看见她这样一副不敢上前的样子,心中顿觉酸涩,又想起从前的光景,满心满眼只剩下对苏晚晚的心疼。
两只总裁鸣翠刘
他伸出左手,对着她招了招,声音有些虚弱,但温和。
“阿晚,到阿兄这里来。”
听到他的话,苏晚晚却顿时站在那里,没有动作,但屋子里的两人都看见了她眼中止不住的震惊,和强烈的欣喜。
“你……唤我什么?”
闻言,苏昭却笑了一下,如同曾经一般,每每见到妹妹,都要将她唤到自己的身边来,把从外面带来的新鲜物件儿拿给她解闷儿。
“阿晚,我唤你阿晚。”
再次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苏晚晚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涌出一股温暖,将她紧紧的包裹在这里。
她从前的孤独,惶恐,不安和无措,仿佛都有了喧诉的地方,她在这个世界再也不是孤身一人,她找到了她的阿兄。
从此前路,她又重新有了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