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4zu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仙宮 線上看-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洞府相伴-uxdwb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在这件事情上,叶天的心中有着化不开的愧疚,对于钟晚,他虽是知晓一切,却无法阻止,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还要帮助千忆仙君推波助澜!
看着默默修行的钟晚,她当下年龄更小,说白了还是个小孩子的外貌,比未来更瘦更小,映衬得身上的道袍无比的宽大。
看着看着叶天眼睛微眯了起来。
或许是对于现实世界那个不忍结局的无力改变,或许是对于来到这场幻境之后,亲眼见到钟晚的这些遭遇。
叶天心中积累下来的那些怒火,缓缓的燃烧了起来。
宝贝,要不够你的甜
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钟晚转过头,仰着小脸好奇的看着叶天:“怎么了?”
叶天认真的说道:
“真实的世界的确总是很难有完美的结局。”
“但这是不真实的世界!”
“难道在这里,重来一次,还要忍受被人如此欺辱吗?”
秋霜墨骏录 醉蛟狂生
叶天一边说着,一边向门外走去:
腹黑王爺的無良王妃 白雲瀟
“你且在这里等着!”
……
国教山非常大。
除了用于集会,议事,学习等等国教院的众多公用建筑群落之外,还有数千名弟子都在茫茫的大山之中各自拥有独立洞府居住修行。
每一座洞府都是由国教院专门设立,弟子入门之后统一派发,其内全部拥有阵法和灵脉,在其中修行事半功倍。
这也是大多数的弟子明面上是成为国师的亲传弟子而努力,但是在年龄过了修为没有达到而失败之后,依然都留在国教院之中修行的原因。
毕竟类似于这样的钟神灵秀灵气汇聚之处,可不多见,每一个都是被一些强大宗门和势力把持。
在国教院之中,有一处设施名为杂役殿。
这名气看起来很是普通低俗,但却是负责维持整座国教山日常运转的地方。
所有弟子们的洞府,也都是由杂役殿统管。入门之时,杂役殿会分给弟子洞府,若是有外门弟子晋升内门成功,杂役殿就会将洞府收回,之后再分给其他的外门弟子。
若是有外门弟子离开国教院,杂役殿一般会将洞府保留一个时限,超出时限之后该弟子还未归来,那就自动收回洞府。
王南是杂役殿之中的一名执事,平日里负责的就是这些事宜。
因此虽然他的修为不高,但是在国教院中的地位却是一点也不差。
要是说的直白一点,他这身份可以说就是国教院的大管家。
此时杂役殿之中有几名刚刚入门的弟子,王南正在忙碌。
他指着一个上面刻着字和数字的玉牌说道:
“不要怪我没有提醒几位,这出洞府曾经居住的可是我们国教院的第一天才,钟晚!”
“她前几天刚刚以十一岁的年龄,一路过关斩将,夺得了十年一次的考核大比冠军,直接进入内门,成为国师的亲传弟子了。”
“要是住进去,不说能有钟晚这样的天赋,哪怕是沾染上一些天才的灵气,你们的前途都是不可限量!”
“但是洞府只有一间,到底分给你们谁呢?”
“我觉得这个要看你们的表现了!”
王南看着对面的几个少见,脸上浮现出贪婪的笑容。
谁知晓对面的几个少年都是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连连拒绝:
“谁人不知晓那钟晚就是一个天煞孤星!”
“就是,我们才不要去她居住过的洞府!”
“我还听说昨天她又在切磋之中不讲武德,重伤了一名弟子!”
王南眉头一皱,这消息传播得这么快吗?这还让他怎么收好处。
王南眼珠子一转,说道:“竟然瞒不过你们几个小鬼,那我就如实告诉你们,你们知晓的事情的确是真的,那钟晚比你们想象之中的还恶劣!”
“但是呢,当下空余的洞府非常紧张,你们中肯定要有人住进去,我该分给谁呢,选谁我都不忍心……”
“轰!”
王南话还没说罢,只听得外面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
整座大殿都是剧烈的一晃!
几个少年顿时被吓得腿一软摔倒在了地上。
王南也是心里发虚,不知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紧接着,他所在的房间木门,就轰隆一声整个的拍在了地上。
门外,站着一个穿着内门弟子道袍的青年。
“这位师兄,您来此有何事?”
虽然王南的年纪明显都能当这青年的叔叔了,但在国教院,内门的弟子除了长老和国师之外,其他的人一般都是不论大小,按照惯例称呼为师兄的。
王南的心中很是疑惑,国师亲传弟子们平日都居住在山顶,高高在上,不惹尘埃,来杂役殿可是很少见,更何况外面的动静和被破坏的大门,还有最恐怖的是,来人的身上隐隐有一种极为恐怖的气势,让他感觉对方可能来者不善。
难道是因为此人和眼前这几个正在被自己准备敲诈的少年有关系?
想到这里,王南出声询问叶天的时候,话语都有点微微的颤抖了。
虽然他一直自诩在国教院位高权重,掌握着几乎所有外门弟子的命脉,但是在内门弟子面前,他可是一点都不敢造次。
和王南惊慌之下的猜测不同,叶天当然和那几名少年没什么关系,他方才破门而入,也只是完全没有多想的随意而为,最多可能就是因为对于钟晚的遭遇而产生的某些心理变化造成了体内的气势外溢。
叶天只是一丝丝极为微弱的气势散发出来,就足以让房屋倾倒,让王南这样修为低微者压抑不住内心的恐惧。
叶天看着眼前这个身体忍不住瑟瑟发抖的男子,问道:“你负责统管所有外门弟子居住之处?”
王南急忙点了点头。
叶天说道:“将所有甲辰堂弟子的居住之处全部统计起来交给我!给你半个时辰!”
“是是是!我这就去办!”
虽然完全不知晓原因,但王南赶紧照做,将那几名少年抛在了脑后,连滚带爬的去准备。
叶天转过来,看向了几个瘫坐在地上的少年,问道:
“你们是还未入门的弟子?”
那几个少年赶紧疯狂点头,像一堆小鸡在啄米。
叶天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疑惑:“那你们对那钟晚的敌意从何而来?”
其中一个胆子大一点的少年鼓起勇气解释道:“因为钟晚是钟晚啊。”
叶天也不至于跟这几个还没有开始修行的少年为难,因此听到这句话之后便转过去再也没有说什么。
不过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还是那个胆子大一些的少年,鼓起勇气问道:
“师兄,您就是国师的亲传弟子吗?”
旁边一个少年压低了声音悄悄的说道:“就是,我曾经亲眼见过,穿这套衣服的都是国师亲传弟子!”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叶天目光微凝。
那几个少年瞬间感觉自己的嘴无法打开,一个个慌乱的瞪大了眼睛。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王南仓惶的拿着一个玉简跑了出来,恭恭敬敬的递给了叶天:
“这是当下甲辰堂五十三名弟子所有的信息和居住洞府的位置,已经全部刻录在了里面!”
“好!”
叶天接过玉简,稍微查看了一番,已经将玉简之上的信息全部铭记在心。
而后一手随意捏碎了玉简,另一手掏出了几块极品灵石扔给了王南。
转身离去。
科技风暴 石斑瑜
后面王南手忙脚乱的将极品灵石接住,一看成色,激动的差点发狂!
再次抬头的时候,已经完全不见了叶天的踪影。
旁边的几个安静半天的少年突然发现自己的嘴巴能动了。
“他是谁?”胆子最大的那个少年迫不及待的问王南。
王南小心翼翼的将极品灵石收了起来,说道:“国师亲传弟子,我也不认识他到底是谁。”
“不过我感觉接下来因为他这国教院中可能会有事情要发生。”
……
……
杜开宇正在大山之中自己的洞府内修行。
除此之外,不过当下除了他之外,在旁边还有一人,此人名为任岩,看起来年龄比杜开宇要大很多。
任岩和那余圣杰乃是同时入门,两人关系最好,修为也是相近,任岩也算是甲辰堂之中,除了余圣杰之外修为最高之人。
任岩此时在杜开宇这里,就是告诫杜开宇不要听昨天钟晚所说去那甲辰堂之中上课。
所有甲辰堂之中的弟外门弟子不去上早课的事情,也正是通过任岩还有几名关系想尽的弟子奔走相告传达开的。
杜开宇这里是任岩最后一个要吩咐的地方了。
杜开宇淡淡的说道:“任师兄你放心,其实本来你不来,我也没有打算听那钟晚所说!”
任岩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看来我们众人心里想的都是一样的。没有了教习,我们又不是不能再修行,倒要看看那钟晚没有弟子,能坚持多久。”
“轰隆!”
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整座洞府随即发生了剧烈的摇晃,无数的碎石滚落,尘埃激起!
在洞府之中的任岩和杜开宇对视一眼,心中都是疑惑不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洞府可是高人修建,寻常修士根本奈何不得丝毫,是什么人在外面攻击?
两人一边想着,一边赶忙起身,准备查看。
结果刚刚准备迈步,又是一声巨响!
“哐!”
这一声更加巨大,听得真真切切,响起的同时,杜开宇就眼睁睁的看着他那洞府的石门骤然四分五裂!
尘埃和碎石从爆裂开来的石门处携带者猛烈的狂风疯狂席卷了进来,瞬间充斥了整个洞府,让其中的杜开宇和任岩两人一时无法视物。
两人都是在看不清的第一时间神探扩散了出来,结果刚刚延伸出体外,就被一股沛莫能御的强大力量瞬间压了回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洞府的石门,就算是金丹期的弟子全力施为,都无法在这石门上留下一点点痕迹,结果竟然直接被人一招轰碎,再加上拿到将他们的神识轻易压制无法动弹的强大感觉,肯定不是他们两人可以匹敌!
几息之后,狂风就将洞府之中弥漫的尘埃吹散。
隐约之间,杜开宇和任岩两人都是看到一个人影缓缓的从光亮的门口出走了进来,那人一头长发无风自动,身上的道袍猎猎招展,散发出来的气势恐怖滔天,让人窒息!
任岩恐惧之下声音颤抖说道:
剑仙传奇
“前……前辈,您找的可是杜开宇,我不是他!”
这里是杜开宇的洞府,他第一时间就想是不是杜开宇招惹到了哪位强者,赶紧想撇清关系。
杜开宇也赶忙惊慌说道:“还不知晓我哪里冒犯了前辈,弟子惶恐!”
两个人都是毫不犹豫跪伏在了地上。
任岩察觉到那人脚步靠近,生怕方才没有说清楚,继续说道:“前辈,我名为任岩,您若是和杜开宇有什么仇怨,还请放过我!”
“这个家伙!”
杜开宇心中对任岩生出了恼怒的情绪,但他此时却完全不敢发作,一咬牙说道:“此处可是国教院,还请前辈息怒,相比前辈不会愿意惹怒国师和长老吧!”
“原来你们还知晓这里是国教院,还知晓上面有国师和长老?”叶天看着匍匐在脚下的两个弟子,说道。
侯门嫡妻
杜开宇和任岩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心中感觉不对劲,急忙抬头。
“你,”任岩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不是昨天那与钟晚一起来我甲辰堂授课的内门师兄!?”
叶天眉头一皱,冷冷的说道:
“钟晚当下是内门弟子,你是外门弟子,不论如何你都要叫她一声师姐,更何况她当下是你教习,你还直呼她姓名!?”
叶天说到最后的时候,心中愤怒让他的身形恍惚中仿佛变得无比高大,头发瞬间飞扬,恐怖的气势弥漫开来!
任岩“哇”的一声口吐鲜血,被气势死死的压制在了地上,瞬间心神遭受到了重创!
这是,这是什么修为!
任岩眼前一黑之后,艰难的恢复过来,瞪大了眼睛,满是惊恐!
叶天又看向了杜开宇:
“你知晓我为何来此!?”
杜开宇似乎明白了叶天为什么会找上门来,心中惊慌,哆哆嗦嗦的说道:
“弟子,弟子知晓。”